主页 > 国产石材 > 国产花岗岩 > 国产花岗岩

舒乙一生都在努力学习父亲的勤奋刻苦

  老舍夫妇的陵墓坐落在郁郁苍苍的松柏之间,底座是墨绿色的花岗岩,周围是一圈圈象征涟漪的水纹图案,由汉白玉砌成的两面墙形成90度角,像一本打开的书,昭示这里是一位写下800万字小说、戏剧、散文和曲艺等多种形式文学艺术作品的作家之墓。正面的主墙上刻有老舍和胡絜青的签名以及他们的生卒年月。主墙的汉白玉碑以老舍最爱养植、胡絜青最擅绘画的菊花做成浅色浮雕底,上面镌刻着老舍的墓志铭:“文艺界尽责的小卒,睡在这里。”墓碑背后,刻有“子女舒济舒乙舒雨舒立王端于滨武一铁民敬立”的字样。

  3月30日上午,记者随老舍纪念馆的全体工作人员和老舍长女舒济等亲属一起,来到八宝山东区的老舍胡絜青夫妇合葬墓园举行追思和悼念仪式。在这里,大家一起鞠躬致敬,一起深深地缅怀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

  今年是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诞辰116周年、逝世49周年,也是这座由其家人设计的颇具艺术气息的老舍夫妇合葬墓园建成10周年。

  老舍夫妇的陵墓坐落在郁郁苍苍的松柏之间,底座是墨绿色的花岗岩,周围是一圈圈象征涟漪的水纹图案,由汉白玉砌成的两面墙形成90度角,像一本打开的书,昭示这里是一位写下800万字小说、戏剧、散文和曲艺等多种形式文学艺术作品的作家之墓。正面的主墙上刻有老舍和胡絜青的签名以及他们的生卒年月。主墙的汉白玉碑以老舍最爱养植、胡絜青最擅绘画的菊花做成浅色浮雕底,上面镌刻着老舍的墓志铭:“文艺界尽责的小卒,睡在这里。”墓碑背后,刻有“子女舒济舒乙舒雨舒立王端于滨武一铁民敬立”的字样。

  祭奠活动后,记者在跟老舍先生的长女、年逾80岁的老舍纪念馆名誉馆长舒济大姐的交谈中得知:这个纪念墓园自从2005年8月24日建成以后,不但经常有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作家、艺术家前来祭奠老舍和胡絜青先生,还有很多普通读者在清明节前后这段时间来此祭奠,摆放一些花篮、花圈,经常的留名是“热爱老舍的读者”。有的“粉丝”还做一些大的挽联挂在墓地后面的松柏树上。记者看见墓园周围有很多精心扎成的花束、花篮,不仔细看,以为是纪念馆或者家人提前布置安放的。

  面对这些不知姓名的老舍文学爱好者的花束,舒济说,父亲对生活、对人民的挚爱,对济南、北京等大城市中贫苦、普通小人物命运的关注和悲悯情怀,以及他的文字的通俗易懂,使他的文学作品广为流传,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好评。他的《骆驼祥子》《茶馆》等小说戏剧和《养花》《猫》等散文成为中小学的必修和选修课文。他描写20世纪20年代老北京生活的《茶馆》,在国内演出场次多得无法统计,到讲英语和德语的七八个国家演出时,反响强烈,那里的观众竟也能看得懂,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是目前应该大力提倡的。教了一辈子物理的舒济老师,谈起文学丝毫不输专业人士。

  中央文史馆馆员、老舍之子舒乙正在国外访问,他通过越洋电线年经过各方努力,终于可以在八宝山设计建造老舍和胡絜青的墓园。由于早年留学苏联的经历,舒乙受到新圣母公墓等艺术墓园的启发,在设计这座墓园时融入多种艺术元素,墓园在老舍忌日落成,以其别具一格的艺术特色而广受好评。1938年,老舍为加入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写了一篇《入会誓词》,他说:“我是文艺界中的一名小卒,十几年来日日夜夜操劳在书桌上与小凳之间,笔是枪,把鲜血洒在纸上。可以自傲的地方,只是我的勤苦;小卒心中没有大将的韬略,可是小卒该做的一切,我确是做到了。以前如是,现在如是,希望将来也如是。在我入墓的那一天,我愿有人赠给我一块短碑,刻上:文艺界尽责的小卒,睡在这里。”舒乙说,四位子女一致认为这句话最能代表父亲的精神气质,于是选择这句话做了墓志铭。十年前,父亲的夙愿终于得偿,让热爱他的读者有了一方可以为其凭吊的艺术墓园。

  舒乙一生都在努力学习父亲的勤奋刻苦,每天动笔。他中年半道改行,为筹备和建设中国文学馆贡献了很多智慧,还出版了300多万字的文学文艺作品。“在1966年父亲去世的夜晚,我单独陪伴了他一晚,摸了他的脸,拉了他的手,把泪洒在他满是伤痕的身上,把一点热气当作爱回报给他。”舒乙说,能有机会设计出这样一座凸显老舍人生追求和精神风貌的墓园,寄托着对一位伟大作家和艺术家的无限爱戴,饱含的是对父亲和作家老舍的无限热爱和追思之情。“我很悲伤,也很幸运。”舒乙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