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产石材 > 国产花岗岩 > 国产花岗岩

全国各地的群众代表纷纷自发地来到北京

  建筑,是石头的史书:从古至今,建筑设计师们满怀激情,从木头、石头中创造出了奇迹,让我们居住和活动的世界变得丰富多彩。

  建筑,又是一门严谨的艺术、浪漫的科学:世界上许多立于天地间的巨型建筑,都凝结着设计建造者们的所有心血与智慧,使之成为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文明历史的一部分。人们往往通过一座建筑去认识一座城市、了解一座城市,并记住一座城市!

  中国首都北京,整个城市从南至北,贯穿着一条近8公里长的城市中轴线。坐落在这条中轴线上的非凡建筑群,无不代表着中华文明千年以来的秩序和气度!

  许多人都想不到的是:坐落首都北京城市中轴线上的毛主席纪念堂,这处对中国人民来说意义十分特殊的纪念建筑,却竟然与千里之外的四川雅安有着联系——

  1977年5月24日,毛主席纪念堂落成。占地57000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8000平方米的毛主席纪念堂主体呈正方形,石料采用福建黄色花岗石、青岛花岗石贴面,在建筑中还选用了四川雅安大渡河畔的枣红色花岗石!

  日前,记者走进雅安市档案馆、石棉县档案馆,并采访当年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红色花岗石的施工队情况,在渺如烟尘的历史中揭开一段段隐秘故事,以飨读者。

  当年10月份,中央做出决定要修建毛主席纪念堂。当时,全国各地的建筑人才迅速被抽调汇聚到北京。在前门饭店,大家开始做方案,最终纪念堂选用非常庄重严肃的正方形11开间的建筑形式。

  不久后,毛主席纪念堂选好了建造地点,中央同意确定了纪念堂的修建方案。毛主席纪念堂的建造,便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1976年9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伟大领袖主席逝世后,中央决定修建毛主席纪念堂,建筑材料需要红色花岗石。”

  “(四川)省上成立开采红色花岗石指挥部在汉源县大渡河水运处(今石棉县丰乐乡),由雅安军分区杜副司令员任采石指挥部总指挥,组织了汉源、雅安、内江、宜宾等地区的采运花岗石施工队约两百多人,在攀枝花钢铁公司提供破岩机、推土机、吊车等机械和技术力量的协助下,在汉源同石棉两县交界处的大冲和龙头石开采红色花岗石,由雅安军分区汽车队运往乌斯河火车站(今汉源火车站)转运到北京。”

  在由李锡金、陈安福口述,黄洪安整理的《我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红色花岗石》的回忆文章中,李锡金、陈安福向人们介绍了当年雅安人民在大渡河畔组织开采修建毛主席纪念堂红色花岗石的经过。

  原来,按照设计建造的要求,毛主席纪念堂要在毛主席逝世一周年的时候投入使用,不能有丝毫的耽误。于是,国家便在北京集结了当时所有精锐的建筑队伍和力量。

  “由于当时的北京人力、物力还比较缺乏,全国各地的群众代表纷纷自发地来到北京,为建设中的毛主席纪念堂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四面八方的省、市、自治区,更是把最好的建筑材料,不远千里地送往毛主席纪念堂施工工地。”曾经参与毛主席纪念堂设计的一位建筑大师回忆说。

  在北京,工地上日夜轮班,千方百计保证施工进度,高质量地完成纪念堂修建;在四川,奔腾的大渡河畔,一项伟大的使命任务正在人民当中传播开来!

  “毛主席纪念堂所需红色花岗石的开采工作,正全面展开。经初步计算,约需采石经费174.16万元(包括:工资、工程材料、机具设备及安装、油料、管理费用、其他费用、运输费、机器台班费),已调给现场指挥部的所有机具设备材料等物资,待任务完成后进行清理,对已用机具设备作价处理,对未用的新设备应退回物资部门,其残值和价款应冲减采石经费预算,现场指挥部所有物资、资金应做到专款专用,专物专用,任何单位和部门都不准挪用。”

  记者在雅安市档案馆、石棉县档案馆保存的档案中,找出了一份四川省(省建委代章)1977年1月31日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花岗石的珍贵档案。其中,分门别类地列出了费用预算和严格的经费管理要求,在珍贵档案中,还详细列出了当时雅安采石指挥部的组成情况——

  “根据省委指示,中共雅安地委决定:毛主席纪念堂石棉采石指挥部于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成立。石棉采石指挥部临时党委由杜天胜(地委副书记、地革委副主任)、李作庆(地区公安局副局长)、狄瑞山(雅安军分区副司令员)、刘凡林(石棉县委常委、县革委副主任)、刘才廷(地革委计划组副组长)、贾守奎(汉源县委副书记)、罗登奇(石棉县革委工交组组长)、李增庆(雅安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王洪(地区商业局革命领导小组副组长)、刘连生(雅安军分区后勤部副部长)、张邦基(地革委办事组秘书组组长)等十一位同志组成。杜天胜同志任书记,李作庆、狄瑞山、刘凡林、刘才廷同志任副书记。

  副指挥:解锋(石棉县委书记)、李作庆、狄瑞山、刘凡林、刘才廷、贾守奎同志。

  成员:邱安昌(地革委)财贸组副组长、山映闾(地革委工交组副组长)、郑胡圃(地革委国防工办副主任)、苏文忠(地区物资局革委会主任)、王洪旺(地区财税局革命领导小组组长)、康景文(地区商业局革命领导小组组长)、罗登奇同志。

  人们对毛主席都怀着无限的崇敬、热爱!大家都是满腔热情、都抢着做工作,都想着千方百计早日把纪念堂建好!

  采石,丝毫不能损害群众的利益!施工队在采集花岗石的施工过程中,占用石棉县安乐公社和平大队二生产队耕地41.5亩(其中:田1.5亩,地40亩),经协商同意按征用赔偿处理。

  在汉源县相关档案资料中,至今仍旧完好地保存着一张张大渡河畔开采红色花岗石的珍贵历史影像照片。

  “汉源施工队为第一施工队,是从全县农村抽调来的石工技艺最好的60多个石匠和服务人员组成的,在整个施工队中技术力量最强,是施工队伍的主力。汉源施工队长李锡金(时任万工公社党委书记),政治指导员王国荣(团县委),技术指导陈树林(三江公社大地大队党支部书记),宣传员陈安福(时任宜东公社众安大队生产队长);队员有宜东公社的高全忠、周明义,三江公社的王金康,双河公社的蒋世忠,富庄公社的黄学海、李锡贵,三交公社陈志全、何成斌,河西公社郑洪清、罗志邦,大堰公社的周国福和料林公社彭朝发等。”

  2017年10月1日,曾经在40年前参加过毛主席纪念堂红色花岗石开采工作的李锡金、陈安福回忆说,当时汉源县也迅速广泛动员群众参与到为毛主席纪念堂采石的工作中来——

  “按照县政府通知要求,每个石匠从生产队领取90斤口粮到粮站换成粮票后,自带被盖和工具等行李,于1977年元月1日准时到县政府集中、编队后,统一乘车到施工地点大冲报到。”

  海拔800多米的石棉县丰乐乡,南傍大渡河,北依黄草山,东与汉源接壤,境内红色花岗石矿藏资源丰富,天然花岗石是火成岩,由长石、石英及少量云母组成,属于硬石材,开采难度很大。

  采石指挥部发给每个人一顶草帽、一个印有“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红色花岗石纪念杯”字样的瓷口盅、一个笔记本和一枚《毛主席纪念堂》的纪念章后,给每个人安排好在临时军用帐篷里的食宿。

  “第二天,指挥部召开全体施工队员和当地社员数百人参加的誓师大会后,又分队组织全体队员学习,讲明采运花岗石的重要意义,组织领导和具体分工,施工任务和开采方法。”

  “生活上是军事化的免费集体食宿,劳动报酬按照每个人的技术水平和劳动强度,每月领取40—51元的补助外,生产队按同等劳动力每天记10个工分参加生产队年终分配。全体队员一致表示,一定要怀着对毛主席的无限崇敬、无限忠诚和无限热爱的心情,打好花岗石,圆满完成全国人民寄望给我们的任务。”

  第三天,施工队队员们便投入了施工战斗。工地上,各个施工队之间开展比、学、赶、帮、超活动,“施工气氛既紧张,也很活跃。”

  在采石施工中,先由攀钢爆破人员把花岗岩炸下来后,用推土机和吊车把可用的每一块岩石块料分别推放到便于施工的安全处,再由技术指导员观测划线,决定切割成长、宽、高多少尺码、好大体积的正方形或长方形石块,一般规格是长、宽、高100、120、150厘米,体积为1—3.375立方米,少数正方形多数长方形毛料石块。然后交与各施工小队照此施工,先打一排小窝用钢锲子开裂成毛料,再用钢钻细钻成合格的成品,验收后交给车队运送。

  “施工不到半个月,汉源施工队的第一批成员也是指挥部的第一批成员30多块红色花岗石块,装载了二十多辆解放牌军用大卡车,车头车身贴有‘毛主席纪念堂首批红色花岗石运输车队’的红色标牌、标语和大红花,由陈树林代表施工队护送运往乌斯河火车站,受到沿途群众的热烈欢送;车队经过县城富林镇时,汉源县委组织县级机关干部、职工,县城中、小学生和社员两千多人,红旗招展,鸣放鞭炮,夹道迎送,很是热闹。”

  “经过整整3个月紧张有序的施工,采石指挥部便顺利、安全,按质、按量地完成了为修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和运输红色花岗石的光荣任务,用实际行动展示了我们对毛主席他老人家无限热爱的颗颗火红的心愿。指挥部带领全体采石人员集体到石棉县安顺场红军渡红军长征纪念馆参观后,各自返回了原工作单位。”

  “1985年,我们实现了到北京广场毛主席纪念堂、走在铺满红色花岗石地面上瞻仰毛主席遗容的心愿。在北京,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去瞻仰毛主席遗容和参观宏伟壮观的纪念堂,真是心潮澎湃,感慨万千。40年过去了,记忆犹新,永生难忘。”

友情链接